關於部落格

【黑執事】追憶( 賽巴斯欽x謝爾 )

  一張開眼,整個景象完全不同。
  
  賽巴斯欽抓抓自己的後腦杓,東看看、西看看。
  
  這裡,明明不是他熟悉的地方,但卻感到——他已經來過數多次。
  
  這裡,明明是他不曾碰過、摸過的物品,但卻感到——他已經碰過、摸過無數次。
  
  賽巴斯欽搖頭嘆氣,心裡一直想,自己是不是活了太久,自己所經歷過的是居然那麼輕易就忘記了。
  
  不再多想,抬起腳步往裡面走,往著這棟感到熟悉的屋子。
  
  
  
  
  走道類似花園的地方,往著眼前所發生的事。瞳孔忽然收縮,不敢相信的捂著嘴。
  
  ……爲什麼少爺會在這!?
  
  
  
  
  小時的謝爾與伊莉莎白在草地上玩耍,天真模樣的謝爾與賽巴斯欽所認識的謝爾大不相同。
  
  賽巴斯欽所認識的他,表面上裝的自大、驕傲、什麼一切他都知道似的;但內心卻是空虛、寂寞、心理上受到極大的衝擊。
  
  可是,現在的他卻是一副天真模樣,什麼事都還不知道,很活潑。老實說,這才是想孩子所擁有的表情吧!
  
  「一起玩嘛!紅阿姨!」小時的謝爾與伊莉莎白異口同聲的對著紅夫人大喊。
  
  而這一聲,將賽巴斯欽的思緒拉了回來,他站在原地,靜靜的看著那。
  
  「什麼——不是說過不准叫我阿姨的嗎!?」紅夫人洋裝生氣,做勢要打人。
  
  小時的謝爾與伊莉莎白一看,「哇」的一聲,便逃走了。
  
  紅夫人看了校一笑,隨後坐下來。
  
  此時小時的謝爾看到自己最親密的家人回來,開心的大喊:「爸爸回來了!」剛語畢,興奮的跑了過去。
  
  霎時,紅夫人臉上出險一絲絲的落寞與忌妒,不過馬上又消失了。
  
  看到這,賽巴斯欽一手撐著下巴,心想:這就是紅夫人痛恨少爺的原因嗎?「那個人」是少爺的父親吧。長的還真像呢。
  
  「吶,大哥哥你站在這做什麼?」小時的謝爾不知什麼時候跑到賽巴斯欽旁,歪著頭、天真的問。
  
  賽巴斯欽頓了頓,隨後露出制式笑容,「我沒在做什麼啊。不過少爺你怎麼跑到這呢?」
  
  「少爺?我不是少爺,我是謝爾!」像是不習慣有人這麼叫他,賭氣似的堅持賽巴斯欽叫他「謝爾」。
  
  聞言,有些困擾,因為不管怎樣,他的地位比謝爾還要低,但契約結束就另當別論了。
  
  「是,我知道。不過我只是個執事,不能對少爺你說出不禮貌的話。」
  
  「唔嗯?…有什麼差別嗎?」小時的謝爾滿臉疑問,他覺得不都是一樣嗎?
  
  當賽巴斯欽要說「有」時,遠方謝爾的媽媽朝這喊:「謝爾,你在那幹麻?還不趕快過來!」
  
  「喔!不過媽媽這邊有個大哥哥站在這裡耶!」
  
  「大哥哥?」謝爾的媽媽聽了,往那方向看了看,發現只有他一個人,並沒看到謝爾他所說的大哥哥,「大哥哥在哪啊?媽媽我沒看到!」
  
  「可是,明明就站在這——」
  
  難道…只有少爺看的見我?!賽巴斯欽恍然大悟,呵…這算是所謂的「緣分」吧!
  
  嘴腳抹起詭異的笑容,蹲下來摸著小時謝爾的頭,「少爺,你不用在喊了,時間不早了,我也該走了。」
  
  「咦——這麼快!」小時謝爾依依不捨的拉著賽巴斯欽的袖子。
  
  「不行,我也該走了。」賽巴斯欽苦笑著,站起身。
  
  正當他轉身要走時,後面的地面,像是無底洞;一踩空,賽巴斯欽掉下去,發出悽慘的叫聲。
  
  「大哥哥…消失了……」小時謝爾站在原地,看著賽巴斯欽從自己眼前消失。
  
  
  
  
  緩緩的張開眼睛,耳邊一直傳來模糊的聲音,似乎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  
  「………欽」
  
  「…賽巴斯欽………」
  
  「少…爺?…」一張開眼,映入眼裡先是擔憂的表情,「少爺你……在哭嗎?」
  
  謝爾被這麼一說,臉上泛起一層緋紅,大罵:「才沒有!誰叫你早上來的時候,突然倒了下來!爲什麼?」
  
  賴巴斯欽睜大了眼睛,這這這是在擔心我嗎?不會吧……該不會是我眼花了………
  
  賽巴斯欽笑一笑,抬起頭摸著謝爾的頭,緩緩開口道:「少爺你放心,到了你死亡為止,我都會待在你身旁的。」
  
  
  
  
  熟悉的觸感,似曾相見的對話,輕柔的語氣。
  
  這些感覺都藏在謝爾的心中,像是拿把鑰匙鎖了起來。
  
  只有那時,小時的謝爾與賽巴斯欽知道而已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E.